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千金-益母颗粒利率市場化需要下調存款準備金率

发布时间:2020-02-15 08:16:30

利率市场化需要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自6月20日,银行间资金拆借市场以创纪录的高利率为标志的“钱荒”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只是定向向银行输血缓解流动性紧张,而未采取全面放水的做法,其间,有人指责央行“玩火”,有人说是压力测试,更多的人将其归为“经济学”不再搞刺激笔者当时多次指出,央行在倒逼一项改革——利率市场化尽管在我意料之中,不过,在“钱荒”一个月后就推出利率市场化,这速度还是超过了我的想象央行推进利率市场化的艺术值得肯定

笔者在6月25日、26日的《香港成报》和《华夏时报》发表的《银行缺钱根源是利率双轨制 ——“金融倒爷”致宏观调控失效》一文中详解了银行闹钱荒最根本的原因是:从银行法定较低的利率存款流向市场化定价的高收益产品,解决银行钱荒的出路只有一条:利率市场化

完全的利率市场化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央行要大幅降低存款准备金率

完美的利率市场化改革

央行推进利率市场化的速度超过银行内外的人士,包括早预料到此结果的本人央行在推行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很有讲究:既表明坚定态度,又未对市场产生严重的冲击;同时,给商业银行应对利率市场化预留了准备时间可圈可点之处颇多

第一,利率市场化最大的阻力来自于商业银行银行长期享受以较低的法定利率吸收存款,以较高的贷款利率或者其他方式融资,获取高额利差、息差利率市场化将打破银行“躺着赚钱”的美梦,钱荒是利率双轨制最极端、最终的结果

央行没有像以往那样大幅下调准备金率,并非所谓的“压力测试”,也非什么经济学,这是央行与商业银行之间的博弈央行用这一危机告诉商业银行:不进行利率双轨制并轨,结果就是银行体系内的资金最终会流失殆尽

经过20余天钱荒的折腾,商业银行再无反对利率市场化的声音了

第二,取消贷款下限是利率市场化的革命性标志7月19日,央行决定从次日起取消贷款利率下限,贷款利率完全市场化

从经济、金融和市场角度看,贷款利率下限取消没有实际影响因为,市场化融资成本远远高于央行规定的贷款基准利率只有少部分央企能获得基准或折扣利率

但是,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央行明确告诉商业银行和市场一个不容任何曲解的信息:央行推行利率市场化是铁定的事实

第三,完全利率市场化尚需时日存款利率上限的取消被认为更有意义和对市场影响会更大根据中国台湾、欧美等国家或地区推行利率市场化的经验,在刚推行利率市场化的时候,存款利率铁定会飙升,从而加大银行融资成本,一些中小银行为获得存款会抬高存款利率,贷款存在竞争,不会因为存款利率高而无限提高,从而导致那些高额吸收存款的中小银行走向破产

第四,存款利率市场化需要法律保障利率市场化必然会导致部分银行破产,为保护广大储户的存款安全,势必制定“存款保险”制度、《银行类金融机构破产条例》等

第五,存款利率市场化的可能步骤央行显然不能不考虑商业银行对完全利率市场化状态下生存与发展的情况可能的推进步骤是大幅扩大存款利率限额,现行的制度是存款利率可以提高10%,这一比例可以提高到50%或100%,最终,完全取消存款利率上限

存款准备金率需下调

银行也是企业,其经营的是特殊的商品——货币同传统的商品价格改革一样,目前,对银行来说,其卖出商品——贷款利率完全放开其进货价格——存款利率尚未放开这样会导致价格扭曲和短暂混乱加上最近银行间拆借资金短缺,必然造成银行惜贷或者以较高贷款利率放贷,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企业和个人必将背负更重的利率包袱

如果说6·20之后,央行不下调准备金率是倒逼改革——推进利率市场化的话,现在或今后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是为推动存款利率市场化做资金上的准备

只有银行拥有足够多的资金,才会避免高息揽储;从而避免高息放贷,增加借款人的利息负担

从央行和外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现实基础也是存在的根据中国人民银行22日公布的数据,我国6月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余额达27.39万亿元,环比减少412.05亿元人民币这是自2012年12月份起,该数据首次出现环比负增长扣除顺差和FDI,连续第二个月净流出与此同时,国家外汇管理局22日公布的统计数据也显示,2013年6月,银行结汇1434亿美元,售汇1438亿美元,结售现汇逆差4亿美元

存款准备金率保持在20%左右的高位,本身也非正常的

当利率市场化完全推行后,央行最直接进行调控的手段就是:上调或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从而影响商业银行存贷款利率

一旦利率市场化,即便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央行也不必担心资金会通过影子银行流入产能过剩行业和被信贷调控的行业了因为,在同样利率前提下,储户更相信商业银行信誉这将对影子银行生存空间造成挤压

尽管银行的改革远远滞后于其他经济领域的改革,但是,其推进的速度和彻底程度,将远远高于其他经济领域的改革由此推断,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必将超过很多人的预期

如果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并非为了解决银行流动性问题,而是为推动存款利率市场化做前期准备

(作者为本报总编助理)

经间期出血的几种原因
前列腺增生能治吗
治疗鼻塞流涕的药
产后经期延长吃什么药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