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萌妻难驯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跟你很熟吗-

发布时间:2019-09-25 18:54:15

萌妻难驯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跟你很熟吗?

夜南峰的问题令文一佳一阵心慌,她垂下眼眸,极不自然的抚耳边的碎发,尴尬的解释道。[燃^文^书库][]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我看你只是很累,不像有什么噩耗。而且,刚才我爸来过,説两个人质都活着。所以……我就没问。”

顾晋阳手上有三个人质。

她这么説是不是意味着她早就知道洛xiǎo天和陆雪漫会落在了黑桃帮手里?

“你怎么知道只有两个人质?”

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夜南峰继续吃饭,余光时不时扫向妻子,不放过她任何一个表情。

夹菜的动作明显一顿,一块鱼肉掉在桌面上,她急忙伸手去哪抽纸,袖子却带倒了玻璃杯,温水顺着桌面,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她起身想去洗衣房拿拖把,玻璃杯在她脚边摔得粉碎。

“坐着别动,我来收拾。”

她心神不宁的样子印证了夜南峰的猜想。他抽身拿来工具,一会儿的功夫便把碎片和水渍收拾干净。

“我是不是很笨啊……什么都不会,越帮越忙。”

结婚以后,她没有感觉到任何亲密的感觉,夜南峰对她客气的如同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

这种疏离的感觉让她极不舒服。

明知饭菜不是她从餐馆订的外卖,夜南峰却轻声安慰,“这些菜不是很好吗?”

“又不是我做的。”

文一佳懊恼的低下头,他默默转移了话题,“佳佳,有空去医院看看漫漫。你们好久没见了,是时候把以前的误会解释清楚了。”

他又提到了陆雪漫,是她出了什么事,还是夜南峰发现了什么?

那件事她做的很隐秘,除了霍景林和顾晋阳,不会有四个人知道。况且,霍景林死了,顾晋阳逃走了,谁也不会猜到是她透露了陆雪漫的行踪。

平复了内心的不安,她乖巧的diǎn了diǎn头。

夜南峰是刑侦学专家,听到他的问题,妻子眼中闪过一抹错愕。尽管她掩饰的很好,却没有逃过男人的眼睛。

果然是她出卖了陆雪漫!

只不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一个xiǎo时前,陆雪漫松开带子,从屋dǐng向下坠落。别墅并不高,以她下降的速度,权慕天接住她的几率很低。

可下一秒,她就被男人紧紧抱住。

惊喜的感觉维持了不到一秒,他们就从梯子上摔了下去。

急速下落让她的心跳失去了节奏。

可权慕天低沉的嗓音令她躁动的情绪瞬间安分下来。他的声音不高,但每一个字都无比坚定,“别怕,有我在呢!”

两个人都狼狈不堪,却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紧绷的精神一旦松懈,疲惫和倦意像开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她怕顾晋阳在饭菜里下药,不敢吃饭,也很少喝水。实在口渴的厉害,就去卫生间喝自来水。

对方是催眠高手,她怕睡过去中了他的圈套,除非困得不行才会靠着墙角眯一会儿。

被他控制的那些天,她不吃不喝不睡,身体和精神都处在透支的边缘。如果权慕天来的晚一些,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去。

模糊的意识慢慢恢复,她试着睁开眼睛,可眼皮发沉,看不清楚眼前一切,只记得有很多人围着自己。

看上去,他们似乎很紧张。

那些人是谁,围着自己做什么?

权慕天呢?他们不是应该在一起吗?为什么听不见他的声音?

清醒的思维再度陷入混乱,她仿佛掉进了一个黑洞,往事一幕幕不断在眼前闪过。她挣扎着想要挣脱黑暗,却还找不到出口。

她大声呼救,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回音。

这是被抛弃的节奏吗?

浑浑噩噩,她的意识不断在恐惧和现实中拉扯。

她害怕极了,迫切的想有个人来救救她。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权慕天在病房里守了两天两夜,无论白浩然説什么,他都不肯回去。

两天来,发生了不少事情。

杜涛被停职查办,权氏恢复运作,他和陆雪漫也洗清了谋杀的嫌疑。这个利好消息刺激了股票市场,五大家族的股价立刻满血复活。

然而,这些统统提不起他的兴趣。

两天来,他无时无刻都在关注陆雪漫的动向,不断跟她説话,想让她快diǎn儿醒过来。可是,她固执的可恨,半diǎn儿回应也不肯给他。

林聪得知大少爷‘死而复生’,兴奋的差diǎn儿哭出来。听説,他在医院,第一时间赶过来帮忙。

陆雪漫入院的第三天,他拎着早饭走进了病房。

“少爷,吃饭了。”

两天来,他没有胃口,吃得很少,这让林聪担心的不得了。

医生都拿不准少奶奶什么时候会醒,少爷这么耗下去,非把自己累垮了不可。

“放着吧。”

“您多少吃一diǎn儿。要是少奶奶醒了,你再病倒了。到时候,两个人都躺在床上,老爷还不担心死。”

他嘴里説的老爷自然是夜云山

萌妻难驯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跟你很熟吗-

权振霆死后,苏伯找到林聪,把二十年前的事情一一交代清楚。自那之后,他便不知去向,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经过一番挣扎,林聪还是打算跟着少爷。

明知他是杀父仇人的儿子,少奶奶却没有针对他,这让林聪对她心存感激,也为之前的误会感到汗颜。

如果不是为了替少爷洗脱嫌疑,少奶奶就不会回国,也不会

接过他手里的瓷碗,权慕天一回头,不由愣住了。

砰!稀里哗啦!

瓷碗落在地上摔得粉碎,八宝粥洒了一地。

此刻,陆雪漫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晶亮的眸子如同猫眼石,陌生疑惑的目光看的男人浑身不自在。

尽管如此,他还是扑了上去,“漫漫,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

这个男人帅的人神共愤!他这么扑过来是什么意思?

少奶奶醒了!

林聪顾不上收拾,飞奔着去找医生。

定定的看着那张妖孽般的俊脸,她显然被男人的热情吓到了,“你是哪位?我跟你很熟吗?”

这是神马情况?

权慕天以为她还在为交换人质的事情耿耿于怀,宠溺的蹭着她的鼻尖,柔声道,“在天台上,我没选你是我不对。不生气了,好不好?”

他一副呵宠的模样,这人到底是谁?

男人抱的太紧,她有些呼吸困难,挣扎着向外推了推,“那个……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你靠的这么近真的好吗?而且,你我现在的体-位很容易被人误解的。”

还在生气?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在那种情况下,谁遇到这种事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揉着她的额头,权慕天轻声道,“原谅我好不好?”

他恳求的语气让她心头一颤,冷魅惑的气息喷而后,一时间,她竟无法拒绝。

可是,摸脑袋是怎么回事?肿么有种被当成了宠物的感觉?有谁能告诉我,这男人到底是谁?

怀里的xiǎo女人迟迟没有回答,他垂下眼眸,凑到她耳畔,“还不肯原谅我吗?嗯?”

上扬的尾音充满魅惑,令她心里xiǎo鹿一阵乱撞,脸颊也隐隐有些发烫。

我居然对他有感觉?

这不科学!

男人还是没有放开她的意思,陆雪漫忍无可忍,瞬间炸毛,“你最好放开我,否则我会告你性-骚-扰!”

噗……

白浩然听説嫂子醒了,急匆匆赶到病房,走进来就被这句话雷的外焦里嫩。

嫂子,你是我见过最彪悍的孕妇!

权慕天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漫漫,我们是夫妻,不闹了好不好?”

“谁跟你是夫妻?我的男朋友是周迈,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不要以为你出现在我的病房里,是我睁开眼睛第一个看见的人,就想糊弄我!”

一句话让所有人跌碎了下巴。

很显然,她的记忆停留在几个月以前。

按照那时候的情况,她是海都某局的法医,周迈的未婚妻。

“这是言情和偶像剧里才有的剧情!就算你是高富帅,我也懒得搭理你!”

额……

她的意思是,权慕天这个极品高富帅觊觎她的美色,才会对她纠缠不休?

一整片乌鸦从眼前飞过,大家全都默了。

经过一番检查,又找来几位神经内科的专家会诊,白浩然确定她失忆了。

“她为什么会失忆?掉下来时候,她被我抱在怀里,而且是我先着地,她百分百没摔着脑袋!”

权慕天怎么也想不明白,母子平安的代价会是陆雪漫失去关于他的所有记忆。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宁可不要孩子!

他急的火冒三丈,白浩然怕他一怒之下把医院给拆了,急忙解释。

“嫂子患有创伤应激综合症,在遭遇重大变故、危险以后,潜意识会隐藏那些不好的回忆。正常人都会这样,更何况她本来就有应激综合症的病史。”

我属于不好的记忆!?

权慕天的脸瞬间阴沉的不像话,正要发作,却被一个高贵的声音打断了动作。

两个人不约而同扭脸望去,原来是蒋斯喻和蒋勋。

“漫漫她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

“这个説不好。她正处于孕期,不能使用精神科的药物,只能依靠外力辅助,将她沉睡的记忆唤醒。”

嫂子的这个妈可不是好惹的。

意味深长的望向权慕天,他从医生角度给出了最‘公正’的答案。

“如果能与几个月来接触最多的人住在一起,对她记忆的恢复很有帮助。也许,过不了多久,她就能全部想起来。”

不愧是我兄弟!

白浩然的话让某男心里乐开了花,默默给他diǎn了个赞。

蒋斯喻虽然不甘心,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在陆雪漫的人生中,她出现的时间太少,跨度太长。以她现在的状况,也未必会答应与自己住在一起。

鉴于自己的身份敏感,她怕刺激到女儿,透过玻璃窗看了一会儿,便黯然离去。

蒋斯喻走后,权慕天也犯了难。

他们已经离婚了,该怎么让陆雪漫跟他回万丽海景呢?

宜昌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宜昌男科
宜昌男科医院
宜昌男科医院哪家好
宜昌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