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神棍杖仙记 第63章 靖康耻 犹未雪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2:06

神棍杖仙记 第63章 靖康耻 犹未雪

“面如冠玉,目如朗星,好一个人中龙凤!”养由基一见岳飞,英雄惜英雄,竟是一厢情愿的惺惺相惜起来。

司觉听到养由基对岳飞的赞叹,心里兀自有种莫名的自豪感,傲然传音道:“哼!那是当然,他不像你,半点国族观念也没有,他是华夏民族英雄,精忠报国,矢忠不二至死不渝的好汉子、大英雄。”

“哈哈哈!迀腐、顽固,食古不化的小鬼头,老夫实在懒得在这个问题上与你斗嘴,由得你胡言乱语吧!”

‘迂腐、顽固、食古不化’这些字眼竟然由一个二千五百多年的老不死嘴里,用来指责一个活在当代乳臭未干的小伙子,这事任谁都会觉得突兀诡异,至于当事人司觉,那就更不用说了,直接火冒三丈,大怒道:

“哼!我不会再奢望你了!这事是我‘华夏’民族的事,再不劳你来费心!”

养由基乐得眼睛几乎眯成一线,语气调侃道:“是吗?我总觉得敌人不止眼前这些,你小子可得小心敌方援兵啊。”身为精通兵法的战场老将,总会多留一个心眼,他的善意提醒,可说是语重心长出自真心。

司觉犹不解气,毫不领情道:“我华夏历史悠久,英雄无数,比援兵数量自然更加占便宜,这一点你老人家就甭操心了,喏?这说着说着,援兵不就来了?”

只见另一方向,黄沙滚滚,扬尘中矗立着一根旗杆,一面净如白雪的白色军旗飘然而至。

“咦?白旗中间有金龙逐日图样,旗无边框,这可是清朝的‘正白旗’,八旗中的上三旗之一啊!”

来者的确是八旗军中的上三旗‘正白旗’是也,它与‘镶白旗’的差异不止在边框有无一点,正白旗龙首向右,龙腹内有五朵祥云,镶白旗则是龙首向左,龙腹内有三朵祥云。

两旗实力和权势,自然不可相提并论,此时轰然而至的,便是那战力惊人,有着光荣传统的上三旗正百旗。

一个身着白铠的将军坐于骏马之上,头盔正中立了一根朝天刺,其上红缨飞扬,一见便知此人的军中身份极高。

正白旗将军带着亲兵十人,伏伺于战圈边缘,一名亲兵越众而出,朗声道:“正白旗睿亲王亲临,蛮孽逆畜犯我王土,还不速退。”

司觉两眼一亮,对天打了个哈哈,乐道:“哇哈!睿亲王?不就是那个‘皇太极’的十四弟,战功彪柄、功高震主的多尔衮。”

华夏一方,两拨援军赶到阵前,一时士气大振,米国一方却也是杀气冲天,不遑多让,在‘法则接收器’功率的持续上调,米国、东灜、菲国、南越四国英雄,高下立判。

表现最为抢眼的,首推拉普拉普酋长。

菲国人口将近一亿,虽然人口仅为华夏的十四分之一,不同的是,这将近一亿人几乎全都以拉普茜长为荣,这庞大的信仰之力滙集之下,拉普酋长实力大长,散发出来的威势,与先前截然不同,判若两人。

南越人口与菲国相差甚微,由于历史原因,南越常受华夏之苦,广威王李常杰是少数可以抗衡华夏的南越英雄,威猛如他,还曾经主动北上入侵华夏,并取得了傲人战绩,所以广威王在南越人民心目中,绝对是当仁不让的第一民族英雄。全民倾注信仰之力的催化下,广威王身形猛地拔高数寸,伟岸身形,气势非凡。

(此时看书的你若不在起-点站,那么唯一可能,你身处在盗-版站。我只是个新作者,这本书目前也都是免费阅读,即然都是免费,你为什么不到起-点看呢?只有在起-点的点击率,才是鼓励我创作的动力,我的汗水只求你在正确的地方点击你的鼠标,qi-dian!拜托!)

至于说到东灜,人口超过菲、越两国,信仰之力当不在两国之下,然而东灜战国时代英雄辈出,或许因为众多英雄摊薄了信仰之力,所以外表看去,武田信玄的变化不大,但是史书中明文有载,众多战国英雄中,武田信玄的武功当可位列前三,生前战力骇人,死后又有惊人信仰之力加持,如今战力,绝对不容小觑。

相比前三者,疯马酋长反倒被众人比了下去,印第安人已沦为米国的少数民族,人口稀少,再加上印第安文化并不受重视,若不是一些好莱坞的影视作品曾做过描述,知道他的人,恐怕也不会太多,所以单论实力增长,疯马酋长位居末座。

岳飞身骑‘泥藏驹’手持‘沥泉枪’,一路驰骋至敌阵之前,勒马而停,完全无视敌方人多势众,单人一骑,一言不发的凝视所有敌人。

敌我双方阵前对视,肃杀之气浓稠程度,几欲成滴。

岳飞以一人之势,镇压得四国英雄

,无人敢动。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悲壮弦律彷佛隐隐响起,衬托这为民族苦难一肩扛起的悲剧英雄。

岳飞由左而右缓慢扫视,目光如剑无一遗漏,然而敌人却无一人动作。拉普酋长握矛之手紧了一紧,当岳飞回头,改从右往左再次扫视,拉普酋长按捺不住,身形伏低,眼看就要冲出己阵。

砰!一声巨响,震得所有人耳鼓轰鸣。

就在拉普酋长将动未动之际,岳飞手中沥泉枪猛然朝地面一杵,没地数寸,成片蛛丝般的裂纹,以岳飞为中心,瞬间向外扩散出去。

拉普酋长咯的一声,暗暗一个呑咽动作,将动未动,终究还是没动。

战场军人,不论为帅为将,能做到‘直枪威势如山,横枪杀气震番,唯岳飞一人矣。

“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弟兄们,紧随吾后,不死不退!冲!”

岳飞一声怒啸,不待亲兵共进,竟是一人单枪匹马,冲入敌阵。

第一个首当其冲者,便是刚才蠢蠢欲动的拉普酋长,他蓄劲已久,手中战矛一个突刺,矛尖竟是无视空间,突破距离,直冲岳飞脸面刺去。

岳飞双目微眯,形如鹰目,一声冷哼,周身泛起一圈冲击波,一波一波的撞击在矛尖之上,轻易便将敌方攻势抵消而溃。

泥藏驹速度好快,眨眼已至丈内距离,“大胆蛮贼,犯我中土,滚!”只见岳飞手腕一翻,沥泉枪随之一甩,轰的一声巨响,拉普酋长竟连一回之将也不如,被岳飞一枪抽得飞离战场,直达数十丈外才跌滚落地。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开了一本新书,名唤‘私订法则’,还望支持!)

呼和浩特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清远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自贡整形美容
内蒙古妇科
清远治疗阳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