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悲风公爵 第132章 目的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5:08

悲风公爵 第132章 目的

“违反包括谋杀、为奴役或为其他目的而虐待或放逐占领地平民、谋杀或虐待战俘或伤害、杀害人质、掠夺公私财产、毁灭城镇或乡村或非基于军事上必要之破坏,但不以此为限的罪行。”

“为了满足私欲、掠夺财产而用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作为借口发动战争的人,将会被判为‘战犯’,主犯将会被判处死刑,从犯将会被判处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

说到这里,女仆停顿了一下,塞万提斯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口尖锐的牙齿:“也许你们听不太懂,我来翻译一下吧!瑟拉说的意思是,悲风领中不允许有战争,主动挑起战争的一方将会被判刑,如果冒险者或者佣兵团之间起了冲突,也不能动手杀人,杀人的人也将会被判刑,而杀人犯所在的团体将会被悲风领列入黑名单,不管有什么官方活动都不会邀请他们。”

“接下来是补充说明:如果双方起了冲突,可以寻找官方帮忙调解,如不能调解,可以向官方申请进行决斗,决斗类型由双方自由决定。也就是说,没有官方的允许,不准出人命,就算有了官方的允许,也尽量少出人命!”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要补充说明一下。”

塞万提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看向了贵族那边,“这部《刑法》之中所有的法规适用于任何人,包括我和瑟拉——贵族也不能例外。也就是说,没有我们的允许,就算是贵族也不能私下报复、随意杀人!”

此言一出,四下皆惊。

“你这——”

“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

一个脾气暴躁的贵族站了出来,他身边的其他贵族没有拉住他,或者也可以说,没有想过要拉住他。

但是他刚开口,塞万提斯就变了一张脸——在许多人的低声惊呼下,变成了一张狰狞龙脸的塞万提斯从牙缝中喷出了点点火星。

“我记得,我可没有让你开口说话吧?”

在那双明黄色竖瞳的逼迫下,在‘领主’咄咄逼人的质问下,那个贵族后退了半步,挤出了满头大汗,眼睛左顾右盼,但是他身边的那些贵族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一样,默然不语。

“在我没有允许你们说话之前,你们最好闭上你们的嘴巴!”

塞万提斯龇着牙齿,没有告诉他们后果如何,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看着那些目瞪口呆的民众们,塞万提斯咧嘴笑了起来,“领民们,笑吧!以后没人能够、胆敢轻易夺去你们的性命和财产,在悲风领之中,只要不违法犯罪,不作奸犯科,不是一个罪犯,就没有人敢对你们做些什么,如果真的有人胆敢那么做,那么我必定会追杀他们——至死方休!”

“所以,欢呼吧!大笑吧!”

“为了悲风领更加美好的未来,庆祝吧!”

他的话音刚落,群情激奋的平民就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欢呼声直冲云霄。

“领主大人!领主大人万岁!!”

“领主大人干得好!”

“领主大人,和女仆长大人亲一个庆祝一下嘛!”

更让从洛兰达尔来的圣职者们和贵族们感觉到‘惊悚’的事情发生了,平民竟然因为这一句话起哄了起来。

“亲一个!”

“亲一个!”

“亲一个!!”

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焕发’了,贵族们的脸渐渐变得狰狞了起来,但是当他们看到那些一直在和他们作对的骑士也混在起哄的人群之中时,他们的脸色一瞬间就煞白了。

女仆微红着脸,空着的那只手悄悄地掐着塞万提斯腰间软肉。

“你安排的?”

她把‘扩音器’放远了一些,嘴巴不动,声音从牙缝挤出来问道。

塞万提斯把《刑法》换到了右手上,左手拦住女仆那纤细的肩膀,眉梢轻挑,“当然!虽然有些急了。”

在‘亲一个’的起哄声中,在贵族们阴晴不定的神色中,巨型投影上的两‘人’的脸越靠越近,塞万提斯那张长得与他父亲很像的‘人脸’更是让在场的人们想起了他们宽厚的老公爵,但是他们的老公爵肯定不会允许他们这么起哄的。

“哇——噢!!!”

人们兴奋地鼓起了掌,有女性朋友的男性趁机用颤抖的手抱住了自己心目中的那个人,并且有的人还尝试学习一下自己的领主大人和女仆长大人,但是……

视颜值和感情深厚程度,他们被分为了两种,一种是如愿以偿了的,而另一种,则是可能需要考虑一下要不要加入FFF团了。

贵族们神情各异,他们的子女站在了他们身边,其中还有些年轻人眼中带着羡慕地看向了平民那边,显然有几分心动。

年老的贵族没有注意到他们孩子的异样,这一刻,他们的脸色无比苍白。

他们已经看明白了,那个女人和他们的领主正准备把作为贵族的他们‘杀死’,这些泥腿子心里对贵族已经没有半点敬畏可言了,他们现在敢起哄,之后他们就不会再对‘贵族’有任何敬畏。

看到那几个骑士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明白了,这一切肯定就是那个女人的计谋,那头蠢龙肯定没有办法想到这种计谋,所以这肯定是那个‘婊子’想出来的!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已经不重要了,现在他们已经可以肯定,那个女人想要让对付他们,不管是在温德城中发布的‘贵族以外的人也能够成为官员’的政令还是现在的做法,可以预料的是,当大多数人都已经对他们没有了丝毫敬畏的时候,可以说,他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官方的允许就连贵族都不能随意杀人,也就是说没有那个女人或者他们领主的允许的话,他们甚至不能处理那些蔑视自身权威的贱民。

据他们所知,那头蠢龙对那个婊子言听计从,刚才他也说了,不能因为一些‘小事’发动战争,他们也有足够的理由可以相信,不仅仅是‘战争’如果他们因为有人蔑视了他们的权威,他们就要杀人的话,那个婊子是绝对不可能允许的,只要她不允许,那头蠢龙怎么可能会允许。

“……领主大人,不知现在我们能问你们一些问题吗?”

但是这么拖下去也不行,贵族们讨论了一下,推出了一个‘代表人’,让他去问一些问题,如果只是问一些问题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所以,那个‘代表人’在仓皇的给自己加持了一个【幻音术】之后就硬着头皮上前一步,开口问道。

被放大之后的声音在雀跃欢呼的人群当中也是极为响亮的,因为这一句话,人们渐渐停止了欢呼,看向了那个站了出来的贵族。

格雷姆男爵的呼吸急促而粗重,他感觉自己的双腿已经没了知觉——不断发颤的双腿,有知觉和没知觉又有什么区别?

头一次,他还是头一次成为了贵族的‘代表’,但是他自己也很清楚,他为什么会被推出来当这个‘代表’——即便在这种时候了,其他人也依旧不敢冒犯他们名义上和‘实际上’的领主。

塞万提斯有些意犹未尽的松开了手,看着满脸通红的女仆,舔了舔自己湿润的嘴唇。

“当然可以……”黑龙想了想,“格雷姆爵士!请问您有什么想问的吗?”

因为心情不错,所以塞万提斯就想着要不要陪他们玩玩。

他从女仆的手上接过了那个‘扩音器’,让女仆倚靠在他的身上,尽管腰间软肉一直被掐着,他脸上也没有太多表情变化,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没感觉疼,只不过这是他应得的惩罚而已。

“真是一个馊主意……”女仆在他耳边小声嘀咕,抱怨道。

听到这句话,他厚着脸皮笑了笑。

因为说这句话的时候,女仆也是带着笑意的。

格雷姆男爵捂着自己的胸膛,作为一个已经没有那么年轻了的中年人,他感觉自己现在的心跳实在是太快了。

“我想问的是……”

格雷姆男爵一咬牙,怒目圆瞪,问道:“未来的悲风领可否还有贵族的生存之地?!”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来院路线
贵州银屑病医院预约
亳州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呼和浩特治癫痫病医院
绍兴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