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亚投行掌门人美国舌战群儒记

发布时间:2019-12-04 17:32:31

亚投行掌门人美国舌战群儒记

阿尔法工场:汇集中国顶尖投资者。

阿尔法工场“微基金”,更公开的业绩证明,选拔更优秀的基金经理,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参加。

亚投行和TPP成为中美争霸新战场?

亚投行是国际金融秩序的合作者,还是挑战者?

亚投行是中国实施外交政策、出口国内过剩产能的工具?

亚投行的管理最优?

亚投行会因“名份”问题,将台湾拒之门外?

亚投行第一个项目将在何时何地上马?

这些问号让华盛顿政策圈人士的目光聚焦在一个到访的中国人身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候任行长金立群。这是今年8月金立群获推举成为候任行长以来,首度在美国公开亮相。

10月21日正午,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容纳近百人的会场座无虚席,知名“中国通”学者皆来到现场。中国大使馆多位官员亦早早落座 。工作人员不得不在门口站岗,劝离持续涌入的观众。这样的场景在华盛顿智库十分罕见。一名驻站多年的华文调侃说:“过年都没这么热闹。”

亚投行 VS TPP,中美角力新战场?

金立群受到如此关注,与他的访美时间不无关系。美国为主导、泛太平洋十二国刚刚签订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而中国不在其中。有舆论认为,在亚投行上碰了一鼻子灰后,美国借TPP扳回一城。虽然两者各为开发银行和贸易协定,不构成直接的竞争关系,亚投行和TPP却成为中美争夺区域影响力的又一战场。当日研讨会上,金立群和主持人、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一度就此交锋。

“虽然因为某些原因,中国仍不是TPP的成员国。但亚投行对美国的大门随时大开,我跟美国政府官员说过,任何时候你们觉得想加入,拿起你的,拨通给我,剩下的事交给我们处理。”台下传来阵阵笑声。

尽管不断被问到此时来美的行程和目的,金立群在讲演当日不愿多谈。接受日媒专访时,他称此程主要为了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美国智库人士见面,为未来合作铺路。他会拜访IMF总裁拉加德,虽然也想见美国财长雅各布·卢及财政部其他官员,“但他们很忙,我说好吧,我的行程也满了。”

金立群在讲演中主动提起,尽管美国反对中国加入TPP,亚投行却依然欢迎美国,“答案很简单,我们更包容,我们更大方!”台下的笑声更响了。此时,担任主持角色的杜大伟忍不住开腔:“我要为美国申辩,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莱斯访华时曾说,TPP第二轮谈判将对中国开放。”

杜大伟表示,展望终有一日中国在TPP中,美国也加入亚投行,世界经济整合程度更高。 金立群随即回应说,他期待中美更紧密地合作,如果两个伟大民族密切合作,可以创造奇迹。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亚洲经济分析师史剑道(Derek Scissors)在研讨会后以电邮向端传媒表示

,将亚投行和TPP看做是敌对组织,完全没有意义。但以经济影响力来看,若TPP得到参与首轮谈判的国家批准通过,无论往后亚投行发展得如何,“TPP都会比亚投行重要得多”。史剑道的专长是亚洲经济和中美经济关系,长期关注中国海外投资和TPP前景。

亚投行挑战现存国际秩序?

被问到亚投行是否挑战现存国际体系,金立群在讲演现场,套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常用的比喻回答:“太平洋和印度洋足够大,欧亚大陆足够广阔,可以容得下多一个小小的多边发展银行。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他认为,亚投行并非世行、亚开行的敌人,而是合作伙伴。 “亚投行会一夜之间击倒巨人的担心是荒谬的,”曾任世行中国副执行董事的金立群突然提高了语调:“我曾在世行和亚开行工作,听到这样的评论会感到冒犯!”

美国着名中国专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国研究系主任蓝普顿(David Lampton)对端传媒说,随着中国的实力增强,中国对多边组织的改革越来越没有耐心,美国亦越来越不乐意放弃自己的影响力。“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IMF只有2.28%的投票权,这显然是必须改革的,但改革需要时间。”

他在今年五月发表演讲,指出中美正处于“临界点(tipping point)”。两国相互猜忌,美国政策精英阶层倾向把中国看作威胁,中国的精英和平民阶层也愈加认为美国正在阻碍中国获得应有的国际地位。尽管两国关系的基础并未崩塌,但任何一分压力都可能使这种关系急转直下。他建议,与其各建阵营对垒,中美应该致力于在国际组织中开展合作,

“中国要更耐心一点,美国要更愿意分享影响力。”

中国将亚投行公器私用?

研讨会中,金立群还提到, 亚投行不是中国实行外交政策和消化过剩产能的的私器,过剩产能会被中国经济自身吸收,而亚投行的采购和招聘都会向全球开放。“这所银行不是只为了‘一带一路’所设,它由57个成员国共有

,会覆盖所有亚洲发展中国家。”

他回答端传媒现场提问时还确认,亚投行第一批项目将在明年第二季度上马,但未说明项目内容及所在地。

金立群说,尽管“一带一路”沿线不少国家都是亚投行成员国,但亚投行不会给予它们特殊优待,对有需要的国家都一视同仁,将由专家决定首批项目。

史剑道对此看法截然不同,他认为,中国成立亚投行的初衷,就是将过剩产能出口,而且这个目标很难实现。“如果这个初衷无法达成,亚投行很可能沦为中国的外交政策工具

,从而对现存的、与外交政策无关的国际组织造成冲击。”

亚投行信用评级打几分?

亚投行的未来成就,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信用额度”,换句话说,仍然取决于它的国际信用评级。端传媒向金立群抛出了这个问题,亚投行的信用能打几分,前景如何。金立群右手向前一推,接着又将双手十指紧扣:“亚投行没有往绩,但有一个有辉煌往绩的团队,带领亚投行向前进。 我认为评级机构会做得很好,我当然希望他们会公平对待我。”

他解释说,亚投行的实缴资本为20%,在多边银行中最高。接着强调,“亚投行的管理制度是最好的。” 他介绍说,亚投行招募全球人才,不会拒绝非成员国的专业人才,亦愿意和各国的注册公司合作。

而史剑道认为,若由他来决定信用评级,亚投行应该定在“次高”。此外,出于两个原因,他会发出降级警告:

“因为我们不确定亚投行的金融操作规范,以及亚投行的最大支持者,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已经亏损超过一年。”

金立群的解释是,即使遇上最坏的情况,“亚投行仍可以从巨大的中国市场获得资金,还有好几个国家会支持亚投行。”他此前曾说,亚投行可以轻松在中国国内以优惠的利率募得200亿至300亿美元资金。

台湾有望加入亚投行?

另一个引起现场骚动的问题,关于亚投行是否欢迎台湾加入。“台湾加入亚投行是家务事。”金立群说。台下传出零星笑声,一名中国大使馆官员鼓起掌来。

亚投行章程里明确规定,世行和亚开行成员,可以成为亚投行成员。台湾并不在世行成员之列,但以“中国台北”(Taipei,China)的名义成为亚开行的成员。台湾曾以“中华台北”提交作为创始成员加入亚投行的意向书,但北京以台湾必须以“适当名义加入”为由,拒绝申请。

“家里人的事,我们家里人自己来讨论。”金立群说。

亚投行治理将达高标准?

金立群将亚投行治理的愿景总结为三个关键字:“clean, lean and green”(清廉、精简、环保),并重点陈述亚投行对腐败零容忍。

头发花白的金立群,声音洪亮,自信满满地说:“35年前,当我加入世界银行时,我的外婆这样叮嘱我:‘从今以后你有两个口袋,一个是私人的,一个是公家的,不要取公家的任何一分钱到你个人的口袋。’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段话!” 现场再次响起掌声,但也有部分听众不为所动。

拥有英语硕士学位的金立群,以十七世纪英语诗人Andrew Marvell 对《失乐园》的评论,为演讲作结,借此强调亚投行对高标准的承诺,他几乎一字一顿地说:“亚投行的基本政策文件,没有忽略一流组织治理的任何要素。”

金立群曾经被业内人士称为“拆弹能手”,因为他常能用高超的外交技巧解决复杂问题。

而如何评价这次选在微妙时机、为亚投行正名的讲演,史剑道回答, “ 说说而已(It’s just words)”,人们对亚投行的操作仍是“观望”二字。(来源:端传媒,作者:冯兆音)

长治治疗阴道炎费用
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费用是多少
长沙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云南查妇科什么医院好
广东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