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曉荷四季的故事江山如畫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7:12:47

  “苍茫蒹葭,风敲竹林窗纱,刀光剑影洗不尽尘世月华,何处天涯……”古朴幽幽的梧桐琴上,一双纤纤玉指弹拨如水,似乎有一骑妙人儿,白衣翩翩于她弦间且行且走,眉宇间散发出的优雅,含着一抹淡淡的惆怅

  铮——

  一声尾音缓缓穿行在竹林叶片之间,渐行渐远,余音袅袅……

  哎——

  又一声无奈的叹息插播在余音尾尖,甩出令人怜惜的轻颤

  西门如雪那一双灿若星辰的紫眸,痴痴地望着不远处飞舞的双蝶儿,唇角竟然涌出淡淡的笑意,又仿佛一支桨儿,划出记忆的波痕……

  皇家尚云琼苑

  庭院回廊两边,百花盛开,有无数彩色的蝶儿飞来飞去

  一位紫衫男子拥着西门如雪款款而行,洒下一路欢声笑语

  “宇华君,你快看,那只蝴蝶……”西门如雪忽然指着那一对翩飞的蝶儿娇声喊道

  紫衫男子那一道英挺的眉轻轻一挑,笑道:“花间蝶儿舞翩翩,又怎敌身旁一雪娇”

  西门如雪微微一怔,继而又续道:“紫衫猎猎鱼肠悬,旷野苍穹临风啸天”

  “好好一个旷野苍穹临风啸天如雪妹妹的词,豪迈壮怀,有气魄果然是京都第一才女”紫衫男子拍手朗声笑道

  西门如雪戏谑地一抱拳:“英雄赞誉了,小可不才,惭愧惭愧……”音落,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

  紫衫男子也笑了,指点着对方:“你呀,又学我,看我不打你”音落,作势就来抓西门如雪

  “嘻嘻……来呀,你打呀……你追不上我……”西门如雪就那么轻轻一掠,就掠出七八丈开外,对着紫衫男子调皮地做着鬼脸

  紫衫男子身子如猿猴,轻轻一纵,落在栏杆上,探手就向对面的西门如雪抓来

  西门如雪灵巧地一低头,身子仿佛鱼儿一般滑过去,背靠着另一面栏杆向着对方微笑

  紫衫男子轻飘飘落地,对着西门如雪一抱拳:“公主殿下,您的轻功果然不同凡响,在下领教了”

  西门如雪嘟着唇娇声叫道:“宇华君,你又耍赖……快点来嘛,抓我呀……”音落,回头就走

  没想到嘭地一下,撞上一堵墙她抬头看看那人威严的脸,吐了吐舌头,赶紧规规矩矩地站好,又屈身福了福,最后单膝跪地,轻声道:“儿臣见过父王”

  “欧阳宇华见过陛下”紫衫男子也连忙双膝跪地叩拜

  来人正是大风国皇帝西门端瑞他与邻国刺雨刚刚因为边境版图一事,弄得很不愉快于是,喝退跟随宫人太监们,打算一个人在这尚云琼苑走走,排解一下刚才的不愉快他闻听到西边庭院回廊有人嬉笑,觉得有些耳熟,就往这边行来,看看是谁在玩耍没想到果然是自己的公主和欧阳林将军的义子,时任大风军先锋营都统的欧阳宇华按理说,难女授受不亲但是,欧阳一家例外,可以在皇宫自由出入那是因为,西门端瑞当初发动西凤门政变夺取皇权的时候,欧阳一门鼎力相助,他才得胜,顺利地坐上皇位故而,西门端瑞赐予了欧阳一门的特权

  “嗯你们都起来罢”西门端瑞摆摆手,淡淡说道

  “谢父王”

  “谢陛下”

  西门如雪和欧阳宇华一同站起来

  “宇华,朕正有事要找你呢——与朕说说,对于刺雨国,你有什么看法”西门端瑞突然问道

  欧阳宇华愣怔片刻,继而拱手答道:“陛下,微臣以为那刺雨国并无恶意,只是想确定一下界限罢了”

  “哦,为何这么说”西门端瑞轻描淡写追问道

  欧阳宇华道:“陛下,您看咱们大风国兵强马壮,国内男耕女织风调雨顺,一片祥和安静局面那刺雨国去年遭逢旱灾,年底又遇宫廷政变只这两样就减少了几十万的人口,国力大大削弱最重要的是新登基的皇上,体弱多病,经常不上朝理政,他们哪还有能力和心思与咱们抗衡”

  西门端瑞闻言,想想也是这么回事他沉思片刻又道:“以你之见,那刺雨国非要边境那一片山地,到底是为何”

  欧阳宇华道:“据臣派出的密探探知,那一片山地乃是刺雨国国师所说的祖先发源之地,想在那里开发建造圣地,供后代瞻仰——只是他们国家有个习俗,那就是建造圣地的消息是保密的,决不能说出去,怕惊动上仙的神灵庇佑”

  “原来如此,朕明白了……你们继续玩耍,朕再与丞相和欧阳将军商量一下”西门端瑞点点头,龙心大悦,转身就走了

  在一旁看蝴蝶飞舞的西门如雪,听见他们的对话并没有插话,只是有些若有所思此时,她瞧见父王走了,不由分说过来一把抓住欧阳宇华的手,没进幽深的竹林,又抛下一地欢快的笑声……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一声声呼唤突然打断了西门如雪的回忆

  随着喊声,一条淡绿色影子跑过来,微微娇喘着

  西门如雪道:“绿盈,何事慌慌张张的”

  绿盈喘息了一会儿,期期艾艾回答:“公主殿下,欧阳都统他……他……”

  “宇华君,他怎么了”西门如雪眉毛微微一挑,桃花颜微微一变,抬眼望着绿盈紧张地问道

  “欧阳都统他……他要出征了……公主……你……你不去送送他么”绿盈断断续续回道

  哎西门如雪轻轻叹息一声,父王终究还是采纳了宇华君的建议,对丰谷国动兵了前阵子,位于大风国南方的丰谷国突袭了边境三郡,掠去很多物资和百姓西门端瑞勃然大怒,要出兵报复对方西门如雪别看是个女子,然而自由喜爱兵书,对政局有着不同的见解她极力阻止父王出兵,理由是,丰谷国素来与大风国交好,此次贸然出兵袭击,定是有原因的,应该派出和谈信使与对方协商反倒是西面的刺雨国却是极为危险,一直就与大风国摩擦不断,应该加强防范西面边境,而不是屯兵南面与丰谷国交战令西门如雪想不到的是,宇华君这次却是与她意见向左他极力陈说父皇,言道只是给丰谷国一个教训而已,并不是真的与对方开战二人在皇上面前辩论了半天,各自都有自己充分的理由最后,还是西门端瑞摆摆手,阻止了他们继续辩论下去,说朕要仔细考虑考虑,你们先退下吧

  二人互相望了对方一眼,出了银安殿下台阶的时候,西门如雪心绪不佳,一个不小心右脚踏空,身子向前坠去欧阳宇华一个箭步上来,手疾眼快拦腰抱住对方两个人目光对视了几秒之后,西门如雪一把推开对方,娇声喝道:“躲开哼”随后,转身快速地离开了

  欧阳宇华瞧着那一抹背影,怔怔出神,目光里含着复杂的说不清的神情

  城楼上

  西门如雪带着绿盈伫立在垛口,望着一队大军前面那一骑战马,心中不住地默念:宇华君,祝你旗开得胜,平安归来

  或许是心灵感应缘故,那战马上的人儿突然转过头来,将目光投向城楼,向西门如雪挥挥手,随即打马冲出城门

  瞳孔里那影子逐渐消失,西门如雪的心里突然一下子空了,她似乎听见了心底荒草发芽的声音

  一钩残月,黯淡无光

  丰谷国与大风国边境三角地带,一片刺梅林子

  竹叶随风哗哗作响,一条影子悄无声息来到一棵树下,轻轻击了三掌

  片刻之后,另一条颀长的影子自树尖滑落,仿佛一片叶子无声地落在先前那条影子身后低沉道:“影蝶,我在这儿”

  被唤作影蝶的影子微微一惊,连忙转身单膝跪地,抱拳道:“主上,你……你早来了么”竟然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颀长影子脸上覆着黑布,他负手淡淡回道:“嗯,我来了有一会儿了——影蝶,范将军准备得如何了”

  “属下就是来禀告主上的,范将军一切准备就绪,只等主上一声令下,咱们便可杀进去,直捣他们皇宫”

  颀长影子点点头:“好你去告诉范将军,十天之后准时进攻”音落,转身欲走

  影蝶轻轻叫了一声:“主上……”

  “嗯,影蝶,还有事么”颀长影子讶异问道

  “主上,你……你一定要小心……”影蝶的目光在暗淡月光下,闪动着一抹深切的关心

  颀长影子似乎没读懂那目光的含义,只是淡淡一笑:“我没事——影蝶,倒是你,万事小心,注意安全,我走了”音落,拥住影蝶的身体,并在对方的后背轻轻拍了几下,随后放开她,转身一跃,瞬间踪影不见

  影蝶怔怔站立了片刻,瞧了瞧四周围,这才向反方向急掠而去

  与丰谷国一开战,大风国就吃了大亏,首战失利第二场虽然略有小胜,但还是伤亡了几千士兵西门端瑞龙颜大怒,也听从了几个大臣的联奏,意欲增兵支援西门如雪得知消息,赶紧赶来劝阻奈何父王在气头上,根本就听不进去女儿的陈述,又召集了三万兵马赶赴丰谷与大风边境西门如雪顿足道:“如此一来,大风国危险了”

  十日后公主府

  西门如雪在后花园抚琴低唱,一片淡绿色影子又旋风般掠过来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不……不好了……”绿盈慌慌张张地一面跑一面喊道

  西门如雪眉头轻轻一皱:“绿盈,又怎么啦整天风风火火的,哪里像个女孩子样子”

  “公主殿下……欧阳都统他……他……”绿盈“他”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西门如雪面上一喜,连忙问道:“宇华君回来了是不是”

  “哎呀……不是不是……是欧阳都统他……他……他在一次战役中,马失前蹄坠落山崖……”绿盈总算把话说完整了

  啊西门如雪闻言,身子一怔,彷如晴天一个霹雳,旋即晕了过去

  丰谷与大风的战役打了半个多月,前军中军损伤大半,先锋都统欧阳宇华坠崖身亡,大风国损兵折将没想到正在这当口,西门如雪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刺雨国抄了大风国后路,一连拿下西面五个郡西门端瑞悔不当初听从女儿的劝阻,如今大军刚刚折戟南面边境,哪还有兵力去抵抗刺雨国再说了,即使是有兵,回师救援亦是来不及了眼下,并无将官可派了自己的几个太子不是幼小,就是胆小如鼠,都不可担当大任西门如雪道:“父王请您放心,女儿去召集仅有的兵马奔赴西疆抵抗您当下之计便是与丰谷议和,尽快结束战争,然后让欧阳将军再来支援西方边境也不迟”西门端瑞闻言大喜过望,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如雪敢挺身而出虽然自己不大喜欢这个庶出的公主,但是感觉也没那么讨厌了他同意了西门如雪的请求,授予女儿大元帅帅印,明日即刻点起三万军马,向西方边境挺进

  公主府

  西门如雪一身白衣幻雪,在卧室揿动床下某处按钮,对面墙壁突然闪现一道小门,她弯腰闪进去,小门自动合上大约行了半里地后,就出现了幽深的台阶,她拾级而下又行了几十米,随后向左一拐又是逼仄的台阶,走到尽头又向右面一拐,行走了大约一里地,眼前顿时一片豁亮原来公主府的地下连接了一个地下溶洞,这是前朝的皇族为了避祸秘密建造的这是西门如雪有一次翻找遗落在床下的玉坠,无意当中按动了那个有些生锈的按钮发现的

  宽阔的溶洞中心是如此平展,大约七八百平方米,四周围溶石千姿百态的甚是壮观在那西南面,还有一条河,清澈澈的向洞外流去西门如雪在那中心站立,轻轻击了一下掌心,响声发了出去,撞在洞壁上又返弹回来,轻悠悠的回声持续了好一会儿响声过后,一群人影突兀而至,齐刷刷地单膝跪地,异口同声道:“吾等参见公主殿下”

  西门如雪摆摆手,示意大家起来,目光在众人脸上巡视了片刻,随后问道:“咦师傅呢她去了哪里”

  “禀公主,师傅说,她的尘缘已了解,去四海云游了”一个眉清目秀的人躬身答道

  哦西门如雪当然知道,师傅这一去是真的再无缘相见了八年前好不容易说动师傅下山,为自己训练了一支女子敢死队,以备国家危难之际上阵杀敌那些敢死队队员,都是孤儿,她们的父母都是在战争中死去的,故而特痛恨战争平时她们就在溶洞生活,捉溪水里的鱼虾来吃西门如雪也时不时地悄悄拿来食物给她们吃只是为了保密,不为外人所得知,她来的时候不是很多所以,到现在为止,谁都不知道西门如雪在自己府里,暗暗准备了一支敢死队就连贴身侍女绿盈和欧阳宇华他们都不知道,可见西门如雪的保密度有多高

  翌日清晨,西门如雪率领大军浩浩荡荡出发了

  刺雨军大营

  大元帅范必成手下的副元帅范永胜与众将士们正在寻欢作乐

  这个范永胜名义上是范必成的儿子,其实却是刺雨国的王子因为发生政变,他被大元帅范必成偷偷用一户农家孩子调换,悄悄养大成人这些情况,他本人并不知道

  此时,那些抢来的大风国女子,被逼着弹唱刺雨国曲子还有的被那些将官们众目睽睽之下非礼着,尖叫与求饶声不断

  “不听话者,杀”范永胜随手一剑刺死一个不肯自己脱衣服的女子,咆哮道

  “啊……”紧接着惨叫声响起,又有十几个刚烈的女子被刺身亡

  范永胜哈哈狂笑着举起杯子:“刺雨国的将士们,等拿下大风国,所有的女人财物都是你们的啦……哈哈……干一杯……”

  “禀报副元帅,大事不好了,大风国……大风国援兵到了……”一个刺雨探子慌慌张张跑进来禀报

  共 727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语言流畅,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刻画细腻生动儿女情长终究抵不过江山名利,当范宇华处心积虑地接近大风国公主西门如雪,为的是个人的野心然,西门如雪冰雪聪明,大智大勇,纵然父王待她不是很好,但她仍然早早在暗中训练了一批女子敢死队,已备在国家危难之际,助父王一臂之力,足以凸显她的忠心爱国之情正如她的慷慨之词:因为吾爱吾之国,吾之国江山如画,其他的皆为小事小说寓意深远,此文不仅彰显了女性的柔美,大智大勇,爱国之心,而且捍卫了女性的权益间接呼吁:维护我们的国家,共建美好的家园,人人有责一篇不错的古色古香的武侠小说,倾情荐赏【:叶华君】

  1楼文友: -14 17:50:55 武侠小说满足了很多人的 武侠情节 ,通过此文,深刻地反应出人性的真善美丑,江湖险恶,人心叵测,需谨慎西门如雪公主不单单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柔情女子,更是一位爱恨分明的女侠她的爱国爱家,令人称赞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10524 0610

  2楼文友: -14 17:52:47 虽是武侠小说,但也间接隐射现代社会,通过西门公主的事例,告诉大家:美好的家园需要大家共同建立和维护感恩老师分享佳作,祝您创作愉快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10524 0610

女孩小便有异味是何原因
冠心病必备药物可以用通心络吗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如何选购成人护理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