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中國鐵血軍官渴望實戰中檢驗部隊戰力从今年初心

发布时间:2020-02-14 23:10:43

  中国铁血军官渴望实战中检验部队战力

  胡筱龙

  一、戰地流星

  浓烈的火药味裹挟着呛鼻的沙尘在天山深处弥漫,此时的胡筱龙置身于沙尘中,闪亮的钢盔下,“装甲色”的黑脸上,冷汗成串地滚下来。

  这是2005年11月4日的午后,天山落雪,寒风如割。就在前一天晚上,胡筱龙所在团野战作战指挥室的灯火亮了一夜,这是胡筱龙在部署第二天的进攻战斗方案。胡筱龙所在团改建为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已经有年头,上级对其实施动态作战能力评估考核却是第一次。

  一阵接一阵的腹痛袭来,疼得胡筱龙打冷颤。一量体温,居然是41度,高烧!指挥员们焦急地问:“团长,怎么办?”胡筱龙强忍着剧痛:“什么怎么办?给我个热水袋,继续推演。”

  胡筱龙的发烧不是今天才开始的。

  近一个月来,胡筱龙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3点以后才能躺下,尤其到了临近演习的前几天,胡筱龙睁开眼睛是演习场上的事,闭上眼睛还是演习场上的事,伴随着失眠,就是持续的低烧和流鼻血。现在,胡筱龙所带领的虎狼之师已经站在了决战的前沿,胡筱龙的心中,涌动着饿兽扑食活物前的欲望。进攻战斗打响了。

  “炮群发射,覆盖B1号高地。”胡筱龙的命令一下,顷刻之间B1高地就完全被黑色的硝烟所覆盖,阴影和沙尘弥漫了整个战场,虎伏的战士一下就隆起了跃进的脊梁。

  “打得好!”胡筱龙一甩大衣,像一颗子弹似地射了出去。跟随在他背后的,尽是如狼似虎的官兵,顷刻之间就形成一股有别于硝烟的沙尘旋风。

  冷汗像泉水一样涌出来,腹疼如刀割,一阵紧似一阵。胡筱龙想顶住自己的肚子,却发现浑身的装备都是湿漉漉的,滑手,顶不住。

  进攻如旋风一般,差一步就可能掉队,而他是团长,必须要跟进指挥。胡筱龙一甩头,汗珠飞溅。据后来的电台通信员杨涛讲,那时候,他们的团长像一头刚从水里蹿出来的狮子,脸形扭曲得像换了一个人。

  突然,前方蹿出一串火舌,火焰蹿升翻滚,枪声像暴雨的雨点似泼过来——完全的真枪实弹。

  “卧倒!”胡筱龙应声而伏,腾起一团沙尘。

  “匍匐前进!”胡筱龙一边大声命令,一边以极为标准的匍匐前进姿势带领官兵快速通过400米长的“敌”封锁区。

  他率领的是一支由5种轻重武器组成的战斗队。而隐藏于起伏丛林灌木深处的近40个目标靶是快速流动的。这种智能靶几乎可以等同于实际战斗中的实际目标,具有跟人脑智能一样的灵活性。对付这样的游动靶,既要快速出手,又要防被对方击中。演练的评估,就是以击中游动靶的数量来衡量的。胡筱龙几近虚脱了,但他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撑着地,沉着指挥。一时间,各种火器如同长了眼睛一般,任凭游动靶如何地刁钻鬼怪,集中起来的火力像装上了跟踪器一样,瞄准了目标穷追不舍,顷刻间游动靶全部灰飞烟灭。

  追歼残敌是最后一个战术课目,也是最见团队整体战斗力的一道险关。这一段的追歼距离正好是5公里,胡筱龙的体能也到了极限。他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却仍浑身披挂,如狼似虎般地完成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5公里。胡筱龙的速度,让上级考核评估的观察员大为震惊,他们说,这不是越野,这是闪电,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小个子了不得!

  在望远镜里,他们没有认出胡筱龙。

  一颗信号弹流星一般腾空而起。

  “胜利了!”胡筱龙握拳一挥,做出一个前冲的动作。但就在这一瞬间,胡筱龙眼前一黑,白天变成了夜晚,深蓝色的夜幕上,流星雨拖着长长的尾巴,簌簌而坠。

  胡筱龙前扑着倒下去,重重地砸在地上,沙尘腾起,气浪翻滚,弥漫了他的整个身躯……

小儿感冒首选产品有哪些
感冒鼻窦炎症状
薏芽健脾凝胶作用
纯中药制剂感冒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