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大学生毕业后成广州40年来首个女火化师世界和平

发布时间:2020-02-15 12:44:04

大学生毕业后成广州40年来首个女火化师

启动仪器,送死者最后一程

火化车间,阿芳每天对着1000℃高温炉工作 羊城晚报 陈文笔 摄

24岁,正是浪费青春的好时光,而她,却选择陪送死者最后一程,她就是广东唯一的女火化师———陆营芳。

初见阿芳,碎短发,休闲开衫,牛崽裤,运动鞋,干净开朗的样子颇有点当红偶像李宇春的神韵。可穿上工作服,阿芳变得严肃,眉宇间泄漏出坚定。

阿芳工作全过程

殡仪馆防腐部。阿芳戴上手套、口罩,核对遗体手牌、资料。将遗体运输到火化部后,阿芳开启升降台,遗棺渐渐上升,她走上前略略挪好棺材,打开棺盖,微微躬身,摆出手势,请死者家属验明正身,然后小心翼翼地盖上棺材,启动按钮,棺材徐徐运输进焚化炉。

整个过程一丝不苟,庄严肃穆。

看着遗体送进焚化炉,家属声泪俱下,阿芳上前安慰道:我会送死者走好最后一程,请放心!

火化师有个专业名称:司炉工。每天要对着燃烧遗体的1000℃高温炉工作。随阿芳走进地下火化车间,瞬间被热浪包围,抽风设备冒出的风都是沉闷的,轰隆隆的装备声响,令空气中平增1缕压抑的气息。

4米多长的铁炉耙,20多斤重。每天,阿芳要用这根铁炉耙为死者送行。“火化师既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很累人。”她开玩笑说,对着炉子久了,毛孔封闭,不长汗毛,就像做了激光脱毛美容。

为何选做火化师

想当初,阿芳当上火化师,还真是一波三折。

在长沙民族学院毕业后,阿芳应聘到广州火葬场工作。当时,直接报了火化师,但却遭到同在殡葬行业工作的父亲的强烈反对。

火化师是火葬场最苦最累的活,没有女性干这行的先例,如果嫁不出去怎么办……一连串的质问,被阿芳倔强的一句给噎住了:为何女的不能干,男的才能干?

考虑到火化师的特殊性,火葬场终究派阿芳当骨灰楼管理员,可阿芳还是没有放弃做火化师的想法。1年后,趁着火化师缺人,阿芳提出调岗。正是她这类不屈不挠的韧劲,得到了一个考验的机会。

阿芳是广州火葬场40年来第一个女性火化师。一开始,还真并非一帆风顺。当年,阿芳通过两次考核才成为了正式火化师。“当时刚来一个月,对火化的流程还不太熟悉,第一次没有过关。部长对我说:‘下次还不合格,就回骨灰楼去!’我很不服气,发誓一定要练好技术通过考核。后来,向有经验的师傅请教,第二次就通过了”。

首值夜班很惶恐

谈到感情,80后的阿芳很坦白,在长沙民族学院谈过两任男朋友,后来由于地理距离无疾而终。在广州市火葬场工作两年,阿芳一直没拍拖。职业如此特殊,交朋友时会不会刻意隐瞒自己的职业?对此,阿芳毫不犹豫地说:“不会,由于感情的基础是相互理解和尊重,如果连对方的职业都不能接受,这份感情也是不牢固的,没必要为了迎合对方而丧失自己。”

阿芳每一个月要值三到四次晚班,两个人一个班。由于火化师没有女同事,因此夜班只有一个有床的房间。男女有别,阿芳只好在办公室将就着趴一趴,整宿难眠。“第一次值夜班时,还是有点害怕,忍不住想起曾经看过的恐怖片,脑袋里的弦都快绷断了。过了这第一关,所有的困难都解决啦”。

在阿芳的眼中,只要习惯了,就无所畏惧。严谨外表下有着活泼开朗的性格,面对死亡的泰然自若,成就了广州市火葬场成立40年来第一个女性火化师。(实习生 曹佳黎 通讯员 王文云)

白带多了该怎么办
月经过多贫血吃什么好
女性月经血不畅的危害
妇科千金片治疗盆腔炎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