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全能照妖镜 第614章 龙潭虎穴,不得不去

发布时间:2020-01-17 00:53:15

全能照妖镜 第614章 龙潭虎穴,不得不去

“赵楚,神念之蛊,为什么会无效!”

这一刻,威天海的思绪,开始有些乱。

赵楚脑子里的神念之蛊,一直都是他最大的底牌。

只要这张底牌存在,赵楚你无论多么优秀,多么耀眼夺目,他都根本不在乎,哪怕你就是九天的星辰,威天海也有把握一把抓下来。

可为什么!

原本万无一失的神念之蛊,竟然会失效?

威天海无数次尝试着沟通神念之蛊,失效,彻底的失效。

宛如一团燃烧过后的火焰,空气中连硝烟都已经散去。

结束了!

威天海一百万个不愿意相信,但他引以为傲的最大底牌,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失效了。

……

“为什么会失效?”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就比如,不光你懂神念之蛊!”

赵楚讥笑一声。

他的手掌,五指撑开,随后……狠狠虚空一握。

就宛如他的掌心里,有一颗无形的鸡蛋,被赵楚瞬间捏碎。

……

聂尘熙身后,神威皇庭的元婴,也在面面相觑。

“幸亏,大帝英明,利用这赵楚,让他在轮回战车里取出了元器,否则我们也无法突破元婴。”

“没错,那赵楚也算做了一次好事。”

“我看他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八个元婴点点头,其中一个讥笑一声。

这次战争,如果不是神威皇庭元婴众多,或许早就沦陷了。

呃……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

那讥笑的元婴强者,笑容还未结束,便是一声凄厉的嘶吼,尖锐的声音,简直是要震破云霄。

啊~

痛……好痛……

啊!

……

凄惨!

那元婴瞬间从天空坠落,他头颅着地,狠狠将大地冲撞出一道深坑。

随后,他便扣着脑袋,在地上疯狂打滚,浑厚的真元胡乱交织,顷刻间大地被震荡出无数裂缝。

而他堂堂一个元婴,竟然歇斯底里的捶打着自己的头颅,脸上都被抓出了无数血痕,那双瞳孔,更是猩红的可怕。

这一刻,他就是个疯子,哪里还有一丝堂堂元婴圣境的气魄。

……

楞!

措不及防之下,全场陷入了死寂。

聂尘熙等人心脏狂跳,就在刚才,他们还谈笑风生,怎么突然之间,好端端一个元婴,就遭受了如此重创,简直是匪夷所思。

其他元婴也毛骨悚然。

漆黑的世界里,他们似乎感觉到有一双猩红的眼睛,在你背后阴森森狞笑着。

所有人的命运,似乎都被一双无形的手掌所支配玩弄。

……

天赐宗的人也一头雾水。

诡异,这个元婴的惨状,出现的十足诡异。

……

“看快!”

“蜘蛛,刚才赵楚身上的蜘蛛!”

随后,一声惊呼响起,人们再仔细一看。

果然!

满地打滚的元婴身上,竟然是浮现出了一只漆黑的蜘蛛。

空间扭曲,那蜘蛛似乎在抽取着元婴强者的每一滴脑髓,一点一点的折磨着他。

人间酷刑,莫过于此。

……

惨嚎!

凄厉的惨嚎还在继续,大地被成片的破坏,元婴强者不断在自己脑袋上抽耳光,似乎要用肉身的痛,来掩盖脑海里的剧痛。

可惜!

徒劳无功。

神念之蛊,会将你的精神力,一点一点摧残成粉末。

咻!

元婴强者的元器飞出去护主,一道道真元弥漫,他元婴脸上的伤痕在缓缓愈合。

可他脑海里的痛,却根本没有压制的方式。

“救我,谁来救救我,救救我啊!”

元婴狠狠抓下自己一把头发,嗓子都喊破了,可能能救他。

谁都救不了他。

三分钟!

五分钟!

七分钟!

“杀了我,你们杀了我吧,谁来杀了我。”

彻底疯癫!

……

终于,十分钟结束!

当元婴强者最后的一声惨嚎落下之后,他那悬浮在空中的元器,竟然也摔落在地。

咔嚓!

元器,一分为二,彻底粉碎。

元婴境和金丹境不同。

金丹的元器持有者死去,是可以将元器抽离出去的。

而元婴不同,元器在,元婴生存。当元器粉碎之后,便代表这个元婴境,彻底死亡。

……

咕咚!

无数人狠狠咽了口唾沫。

在大地中央,那个元婴强者如雕塑一般,保持着跪地的姿势。他的手掌在朝着前方探出,似乎在渴望着活下去的希望,挽留着生命的流逝。

可惜!

在他背后,那漆黑的蜘蛛,却是一个冷漠残忍的刽子手。

轰隆!

众目睽睽下,元婴强者的头颅,轰然炸裂开来。

一团血雾散去。

人们再次被深深的惊愕!

空的!

那个元婴强者的脑壳里,竟然空空如也,本应该存在的脑浆,竟然是诡异的消失了。

轰隆!

伴随着元婴的身躯重重摔倒,无数凝重的喘息才,缓缓出现。

……

“这个元婴的状态,和刚才的小三,似乎一模一样!”

纪东元舔了舔嘴唇,心有余悸。

“没错,稍有不慎,赵楚就是这脑袋爆炸的下场,太可怕了。”

刘月月浑身冷汗。

那只漆黑妖异的蜘蛛,那种诡异的死亡,简直比砍头还要惊悚一百倍。

天赐宗所有人都一阵后怕。

如果没有这个元婴的凄惨案例,人们根本理解不了赵楚刚才经历了什么。

能力越强的人,果然也在承受着常人根本难以理解的苦厄与艰险。

……

“赵楚,苦了你了!”

天赐宗那些元婴,也各个后怕。

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的结局啊。

……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到了空中那个漆黑长袍的年轻人影身上。

威天海的脸已经彻底铁青下去。

神念之蛊。

一模一样的神念之蛊,威天海一百个不相信。

根本就不可能!

赵楚是如何将神念之蛊种,在那个元婴的体内。

当初他是通过元婴精血,让赵楚种蛊。

可如果记得没错,当初的林东鼬,不过是个筑基大圆满,他凭什么暗算元婴。

就算当初这个元婴也还是金丹,但也是金丹大圆满啊。

“为什么!”

威天海缓缓吐出一口气,气流久久不散,汇聚成一道森白的冰霜气旋,似乎要将苍生冻结。

挫败。

神念之蛊一事,真的令他有些力不从心。

曾经那种随心所欲,可掌控一切的力量,似乎突然出现了一个缺口。

“嘿嘿,你能通过元婴血,将神念之蛊种在我体内。我为什么不能用元器,再次将神念之蛊种在他们体内!”

“威天海,你别忘了,当初这八件元器,可是我亲手送出去的。”

“其实,还要感谢你引爆我体内的神念之蛊,否则我还没办法操控他们八个脑海里的蛊。”

赵楚淡淡一笑。

随后,他那只刚刚才结束了一个元婴性命的手掌,再次缓缓举起来。

掌心虽然虚空,但谁知道,里面捏着7条元婴圣境的命。

“对了,免费赠送你一个秘密,当初轮回战车里的元器,我全部都拿走了,其他的给了天赐宗。”

赵楚平静的对视着威天海。

“你……很好……”

“能举一反三,利用元器渗透种蛊,寡人真的对你刮目相看。”

威天海恨不得立刻震杀了赵楚,可惜他面前还有个沉府升,后者虎视眈眈,似乎也在汇聚着什么阴谋。

……

“接下来,你们有两条路可走!”

“第一,发下血誓,宣誓成为我天赐宗的奴仆,并且斩杀一个元婴,当做投名状。”

“第二,你们可以直接自杀,那样痛苦少一点!”

赵楚俯瞰着另外七个元婴。

他在神威皇庭,一手创造出8个元婴,如今已经惨死了一个。

颤抖!

七个元婴面面相觑,满脸的惊慌失措。

质疑吗?

谁敢质疑,那分明就是神念之蛊。

可真到了背叛皇庭这一步,他们又谁都不敢带头。

随后,聂尘熙等元婴,也将他们七人团团围住,一双双警惕的眼神,令他们毛骨悚然。

……

“杀元婴,我们拿什么杀,你别开玩笑了。”

终于,一个元婴承受不了压力,直接怒吼道。

其他六个人,也处于奔溃的边缘。

惨死的元婴,还在地面尸骨未寒,那空荡荡的脑壳,那妖异的蜘蛛,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他们命悬一线。

“记得我从妖域回来,送给你们一份纪念品吗?一件凶妖骸骨锻造的珠子。”

赵楚平静的看着他们。

“珠子?”

一个元婴惊呼。

确实有这么回事,当初林东鼬从妖域归来,他们聚过一场。

因为林东鼬带了纪念品,八个元婴还夸赞林东鼬有心。

谁知道人心难测。

“啊!”

“你……你,你……你竟然……血元、秘宝……”

刹那之间,异变突起。

突然,一个种了神念之蛊的元婴,直接斩杀了他身后一个神威元婴。

快!

措不及防的快。

被杀的元婴,甚至没来得及祭出聂尘熙锻造的防御血元秘宝法器,就已经被闪电间偷袭斩杀。

“血元秘宝!”

“原来,这珠子,是一件血元秘宝!”

杀人者至今还在愣神。

赵楚封印的太无懈可击,他们收藏了珠子这么久,竟然没有发现一点异常。

……

杀!

为了活命,种了神念之蛊那些元婴,已经疯了。

杀戮!

神威皇庭的元婴阵营,这一刻彻底大乱。

……

“该死!”

威天海瞳孔一寒。

如果神威皇庭的元婴阵营奔溃,他将成为一个光杆大帝。

重新培养这么多元婴,得多长的时间。

“威天海,我说过。今日,你也得死!”

嗡!

也就在这时候,威天海感觉到了一道恐怖的轰杀,从天而降。

是沉府升!

这个老匹夫,终于忍不住了。

……

轰隆隆!

下一息,山河裂开,天坍地陷。

当空之中,似乎有恒星爆裂,音浪震荡而下,如数不清的飓风来袭,使得不少修士负伤。

半步天择间的厮杀,正式拉开序幕。

……

“师尊,压制他三分钟!”

赵楚深吸一口气,缓缓抬头。

半步天择的杀戮所掀起的旋涡,同样是龙潭虎穴。

而他,不得不去。

东港市中医院怎么样
达州中医学校附属医院怎么样
吉林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酒泉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无锡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