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杭州開審網絡賣腎中介案組織者系賣過腎85

发布时间:2019-11-09 03:17:08

杭州开审络卖肾中介案 组织者系卖过肾85后

他们穿着看守所的黄马甲一字排开,一共9个人,大部分是85后原本想象这样的黑中介估计是麻木、凶狠、大块头,没想到,都是年轻、懵懂的脸孔他们频频回头找旁听席上有没有亲属的身影但是,大部分人的家属都没有来

昨天,杭州江干区法院5楼的大法庭开庭审理一起组织卖肾的络黑中介案件

去年5月底,杭州警方在杭州江干区两处出租房内破获了这个络卖肾中介团伙,解救了28名等待卖肾的年轻男子

一开始都是卖肾换钱,后来发现做中介更赚

年轻健康男子的一个肾脏值多少钱两三万元,并不算太多但对这些年轻人来说,他们愿意动一个大刀,摘掉自己的这个器官来换取

团伙里为首的人名叫 海东 ,大家都叫他 东哥 1986年生,新昌人检察官问他,怎么会想到做这个的(组织卖肾)他低着头说:自己卖肾以后,发现做中介更赚钱

旁听席发出一阵低低的惊呼,后排家属模样的已经有人捂住了眼睛

东哥 因为欠了别人钱,想到了卖肾其余几人依次上来接受审问:向某做游工作室赔了本,亲戚朋友全部借遍,还欠人家1万7;殷某是母亲生病,要钱治疗;叶某,曾经坐过牢,找不到工作,银行卡透支了2万多;还有一个1991年的四川小伙子,家里没钱,又不想打工,无意中在上看到了卖肾能换上万元的钱

走上这条路的基本轨迹是:一开始都只是想卖肾换钱,后来进了这个流程,在等待配型的过程中,发现 帮忙 也能赚钱有的后来配型成功手术过后,回来当中介,反正流程走过一遍就熟悉了

供体 被蒙着眼带到小诊所,醒来时身上多了条长刀疤

大家的起点都是 供体 ,让他们聚集依靠络

黑中介里的工作主要有两种,一是招募,二是跟单 招募 就是上发帖,告之这门生意,这个团伙选择的是百度贴吧,有意向的人就拉进群 跟单 是指带 供体 体检、配型、陪同发送至买家所在地

他们的群,叫 杭州肾源 ,我们听来很惊悚,他们只当是直白还有马仔为了扩大影响,又建 杭州肾源分群

杭州团伙,当时曝光时被有些媒体称为 杭州卖肾基地 ,或 卖肾车间 ,那些愿意当 供体 的,体检合格后就住在出租房里,房间里空空荡荡只有高低铺 供体 们在这里吃饭睡觉打牌,等待传来配型成功的消息

然后,他们就会得到一张 东哥 购买的动车票每个卖肾成功的人,检察官都问:你在那里做的手术医院、诊所、或者别的地方庭审里,他们答, 不知道是被蒙着眼睛带去的

那手术时,还蒙着眼吗,能判断是那里吗

有两个说, 在景德镇,一个药房楼上的小诊所 其余有的在云南,有的在长沙地点不同,经历一样,因为麻醉,有短暂的昏迷,醒来时身上就多了条长长的狰狞的刀疤

而以后的日子里,他们常常会感觉身体空落落的,尤其是站久了或者蹲久了

不过,就像异形入侵,那条刀疤渐渐演变成加入贩卖团伙的 投名状

友以卖肾者身份卧底,这个团伙终于被破获

从2011年11月,到2012年5月期间,有11个 供体 经他们介绍卖肾成功

卖肾者能够得到的回报大约是3万元左右,有的人钱还没捂热,就被 东哥 借走投入了新的生意而在他们的运作中, 招募 的酬劳是介绍一个过来通过体检的是500元,此人成功手术后,招募者可得3000元

2012年5月14日至28日,腾讯拍客 山姆哥 接到一卖肾者家属的求助,以卖肾者身份卧底该团伙,用照片和视频的形式记录下接头、体检、配型全过程后成功脱身报警

5月底,当警方冲进两处出租房时,二十来个 供体 还一脸的莫名其妙,他们都是自愿的,不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

这个团伙成员目前被起诉的罪名是 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昨天没有当庭判决如果罪名成立,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去年8月,在公安部统一协调指挥下,北京、河北、安徽、山东、河南、陕西等18个省市公安机关开展集中行动,共打掉组织出卖人体器官 黑中介 团伙28个

器官供给不足滋生了地下黑市,如此规模的中介在浙江很罕见

昨天,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肾脏移植病区黄洪锋医生告诉,前年该病区一共做了280例肾移植手术,去年做了260例,这个数量在全国单家医院都是排在前面的大多数是活体移植,肾源供体多为患者的亲属,还有一部分来源于心脏死亡和脑死亡,并同意捐献的志愿病人

但是,病区里目前还有1200人在等待肾源,而且按照每年只能有200多人能接受移植,目前的供需比已达1∶5,而这个比例还将不断扩大浙医一院的数字,基本代表了整个浙江的情况

来自卫生部门的统计显示,我国每年约有15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但仅1万人能够接受移植手术,人体器官供需严重失衡

正是这种严重的供给不足,才滋生了人体器官贩卖的地下黑市全国器官黑市交易络中,卖肾和买肾被分成专业化的两端:买肾络(患者中介)和卖肾络(供体中介), 东哥 只是供体中介中的一个小头目

据江干区检察院审理此案的检察官说,浙江医疗界管理严格,所以在浙江很少有发现 患者中介 这次打击到如此规模的供体中介 东哥团伙 也是很罕见的本报通讯员 江检 辛成 本报实习生 张骥鸿 本报首席 肖菁 文/摄

生物谷药业
哪些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
拉拉裤哪种牌子好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